山西书画门户第一品牌!
当前位置: > 艺术动态 > 书画收藏 >

山西—千年造纸术发展遇瓶颈

时间:2015-12-20 10:21来源:山西书画网 点击:
压 纸左 抄 纸右 为发掘和保护山西手工造纸工艺,从今年5月至今,山西手工纸制造技艺特展在山西各高校和部分单位进行了展览。而该展览的目的正是为了加强社会各界对山西现存手工造纸的认识,以期待能够从物质和非物质层面促进对手工造纸的研究、保护和创新发
压
压 纸左
抄
抄 纸右

  为发掘和保护山西手工造纸工艺,从今年5月至今,“山西手工纸制造技艺特展”在山西各高校和部分单位进行了展览。而该展览的目的正是为了加强社会各界对山西现存手工造纸的认识,以期待能够从物质和非物质层面促进对手工造纸的研究、保护和创新发展。

  山西手工纸造纸技术的特点是什么?其目前在全国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山西应如何保护历史遗留给我们的珍贵造纸工艺,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生产性开发,以期重新焕发活力?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访了相关专家学者,他们对山西造纸工艺今后何去何从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

  山西造纸——手工造纸技艺的活化石

  “山西手工纸技术特点可以说是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传承与创新并重。”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副教授、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手工纸研究所副所长陈彪告诉记者:“以当前比较活跃的沁源麻纸为例,其传承的是传统的麻纸技术,而襄汾帝尧麻笺则在传承的基础上进行了较多的改良与创新。此外,山西麻纸、桑皮纸的多次蒸煮、多次切碾等都是很有特色的工艺。”“山西造纸具有一定的地方特色,如抄纸的槽子叫海、汗等;多地仍保留着造纸歌;很具特色的民俗,如同时祭祀蔡伦、蔡伦弟子、水母娘娘等等。”

  为了保护与传承手工纸造纸技术,近年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对全国手工纸进行了大量调查,目前已调查云南、贵州、广西、广东、海南、四川、西藏、湖北、山西、浙江等十余个省市自治区一百多个造纸点。“目前只是进行了部分工作,相关调查还远远没有完成。”陈彪说,虽然山西省民俗博物馆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两年多次对山西手工纸进行田野调查,也只是掀开了冰山一角。

  对于如何描述山西手工纸造纸术在全国的地位及影响力的问题,陈彪先生用到了“活化石”一词。“从目前调查的情况看,足以说明山西手工纸造纸术在全国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如中国最早的纸是麻纸,目前麻纸在全国保留极少,而山西有多地还在生产麻纸,这为探讨早期的麻纸生产技术提供了活化石。”

  据记者了解,如今的平阳麻笺已经对麻纸生产技术进行了诸多改良,也开发出了更多品种。“这是麻纸新的发展趋势。”此外,山西还有桑皮纸,清末时仍有构皮纸、竹纸等,用于书画、印钞票、印契约、裱褙、做戏曲头盔、糊窗、包装等,可以说山西造纸原料丰富,用途广泛。“原来大家对山西手工纸整体了解较少,随着我们山西手工纸调查的不断丰富和深入,我相信它对中国手工造纸术研究影响力会越来越大。”陈彪如是说。

  尴尬现状——郑变和麻纸折射山西手工纸的衰落

  2000多年前,蔡伦发明了造纸术。而麻纸的生产要从唐代追溯。沁源县中裕乡就有制作麻纸的历史,并且,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麻纸一直是中峪乡的支柱产业。

  手工麻纸为什么在中裕乡如此普及?首先得益于其独特的自然条件。中裕乡一年中光照充足,非常适宜麻类植物的生长,这为造纸提供了充足的生产原料;而四季分明的气候保证了造纸原料不会在暴晒和暴凉中变质。可以说,正是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造就了这里的手工造纸业。但是,随着有机制纸业的发展,手工制作的麻纸逐渐被人们抛弃,手工麻纸的技艺也逐渐失传,现在,只剩下了郑变和麻纸厂。

  这家手工麻纸厂位于沁源县中峪乡所渣滩村梨花街6号。说是纸厂,其实叫做纸坊更贴切,它的主人郑变和,是这个纸厂的第五代传人。纸厂一直存在至今,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村子背后一座石山山洞中流出的一股清凌凌的泉水,正是这股充满灵性的水源为手工麻纸的生产创造了先决条件。

  年近六旬的郑变和是目前造纸手艺最精到的师傅,“我们家的手工麻纸坊创建于1827年清朝时期。我的老爷爷是当地相当有名的造纸名匠,他后来把做麻纸的手艺传承给了我爷爷郑继传,我爷爷又把手艺传给了我爸爸,我爸爸又传给了我。”

  郑变和告诉记者,在他爷爷郑继传时期,麻纸的需求量非常大,人们买来不仅用于书写和糊窗纸,在吊棚顶时也需要它。此外,正月里糊裱狮子头、龙头的最佳选择也是麻纸。现在,村里的人们保存了多年的地契、房契、买卖契大都是用麻纸书写的,虽然经过几百年的风霜,纸张字迹仍然清晰,墨不褪色。“手工麻纸制造工艺世代相传,从原料加工到成纸多道工序全由手工完成,但口口相传的过程并没有一个标准的量化,还需要个人靠悟性和长期实践才能掌握。”郑变和的一番话道出了手工麻纸的制作难度,“原料靠石碾,麻纸采用日晒,我说不出怎么是个度,全凭经验来掌控。”

  在郑变和的纸坊里,仍然能看到保存完整的麻纸生产工具,有立石碾、洗麻料池、淹纸池、淹纸架、淹纸帘、晒纸架、晒纸刷、蒸料锅、垛麻斧等,这些工具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斑驳陈旧,但正因如此才越发显出它的珍贵。

  然而,珍贵的麻纸工艺遗存还是没有经受住岁月的洗礼。郑变和爷爷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如今麻纸的风光已一去不返。当地的村民开始使用从城里买来的白纸,发黄的麻纸已被人们抛在了脑后。郑变和和他的家人在苦苦支撑着手工麻纸制作这最后一方小天地,但究竟还能维持多久,连他都感到茫然。他告诉记者,手工麻纸的收入实在太少了,孩子也觉得没有经济意义,不想再继承,这让郑变和老人很伤感。

  虽然没有繁荣的市场,手工麻纸仍然具有机制纸难以取代的一些特点,它柔软绵韧、耐腐、防蛀、保存年代久而又不易褪色,正因如此,在宗教用经书、捆砂纸、鞭炮火捻、考古中拓印碑帖等方面仍是不可替代的用品。如此看来,传承了近千年的麻纸保留和发展的现实意义还是很大的。

  民艺传承——山西手工造纸的复兴任重道远

  其实,与曾经辉煌过的郑变和麻纸同样,高平桑皮纸、稷山竹纸等手工造纸工艺如今依旧面临没落、消失的窘境。“传统手工造纸的最大价值就是因造纸材料不同而产生的制造技术的多样性,对于传统手工纸的保护就如同保护自然生态系统的生态多样性一样,不但对纸质文物和造纸技术进行保护,也要保护手工造纸文化的多样性。”山西民俗博物馆公共服务部副主任安海说。“保护的前提是进行彻底的调查。”如安海副主任所说,对山西的手工造纸技艺进行田野调查是山西省民俗博物馆近年来工作的重点。“换句话说,在山西省民俗博物馆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没有对山西手工纸进行调查前,我们对山西手工纸造纸点的分布、相关历史、工艺、民俗以及生产现状并没有成体系的了解。”“经调查了解,我们也听到了些许令人欣慰的消息:目前,文化系统的非遗体系在山西手工纸传承与保护方面,已做了较多工作;此外,一些造纸点也积极通过生产性保护进行传承与保护。”

  如今,高平桑皮纸、郑变和麻纸和平阳麻笺先后被收录为晋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山西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和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以青年企业家梁虎领头的襄汾县邓庄产“平阳麻笺”,在顺利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后,努力寻求扩大知名度。今天,邓庄“平阳麻笺”更是焕发新活力,不断研制生产四尺纸、五尺纸等适应时代发展的新产品,并受到欢迎,如今的平阳麻笺已经成为临汾的一张新的文化名片。所产纸张销往北京、上海等地,一张六尺的平阳麻笺可以卖到200元。

  平阳麻笺重新焕发光彩确实振奋人心,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它只是个个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手工纸研究所副所长陈彪表示,对于整个山西的手工造纸工艺来说,其复兴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山西手工纸的传承和保护应当从调查、挖掘、复原和开发四个方面着手。”

  首先是对山西手工纸进行尽可能全面、深入调查,深入了解山西手工纸的历史与现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炼山西手工纸的特点,进而根据不同的情况考虑不同的传承与保护方式。”

  其次是挖掘山西手工造纸术的附加值。比如,山西有蔡伦墓、蔡伦碑,那么,蔡伦与山西的关系就值得我们去深入挖掘;再如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山西手工纸在抗战中的用途,如印钱、书、报纸等以及所起的作用也值得深入挖掘。“这样深入地挖掘山西手工纸相关历史、历史资料,不但为山西手工造纸术乃至中国手工造纸术的学术研究奠定扎实的基础,也为弘扬与保护提供更多的依据。”

  此外,对各种山西古纸进行科技分析,为复原古纸奠定基础,如复原成功,不但可用于相关纸质文物保护,也可开发成产品,为山西手工造纸注入新的活力。

 在采访中,当看到一处处手工纸的作坊和民间艺人被重新认识时,我们不禁佩服“任性”的山西人对于祖辈文化传承的坚守,正是因为他们的执着,才使我们能够在今天有机会看到这一文化遗产的过去和未来。“近10年是保护山西手工造纸技术的最佳黄金期,如果错过了,山西的手工造纸技术或将只能成为回忆。”安海的话语中带有几分担忧。

  然而,山西手工造纸技艺的保护与传承是一个立体的、系统的工程,并非一个地区、一个部门、一个企业就可以完成的,需要多部门互相协同,以多元化方式、开拓性思路来共同寻求保护与发展之路,也让我们一同期待山西手工纸在现代视野中重新绽放光彩。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